心思被明晃晃戳破,程右面上仍是一脸无知模样,表情管理十分到位,俨然就是一副关心老大的心切表情。

    能聚在大厅的人多多少少在帮里都有些能力,一些精明的人早反应了过来,但并未出声。而像金哥这种只有武力值点满的,虽然察觉到了不对,但毕竟是自己手下的人,依旧还是想出言袒护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别的不说,咱小程好歹受了这么重的伤,总得给点什么安慰安慰他吧。”

    系统刚提交完给主神的报告,就看到这个局面,十分惊恐。

    【宿主你在干什么!按剧情这时候你就应该给男主安排个好位置,不然他怎么一步步往上升啊】

    赵眭仍是微笑着,“我有说不按剧情来吗,既然说好不违背人设,作为帮派大佬我多疑一点不是正好吗?”

    系统电子脑袋转了几个弯,觉得似乎没错,便自动隐藏了。

    眼前,望着质问的金哥,赵眭不合时宜地想,原主当时提拔他应该就是因为他的粗脑筋吧,不然按原主的性格早给他砍了。

    思绪回笼,赵眭看向金哥,一副笑面虎做派,“既然这样,不如就让他待在你身边给你做个帮手吧,身份提一提,也不辜负你对他的赏识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转向程右,捏住他的下巴,“怎么样,想去吗?”

    似有若无的冷香萦绕在程右鼻尖,恍惚了片刻,面对赵眭的问题,程右低头,想要把握最后一次机会,恳求般,“我…我想去您手下干事。”

    赵眭松开手,笑了几声,叹道:“野心有点大啊,先去老金手下干几年吧。有能力了再拿着你的这个伤口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戳了戳他的胸口,便自顾自倒了杯茶,仰起头喝完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还累着,你们散了吧,黑衣服围一起不像关心我,倒像给我奔丧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纷纷离去,唯余程右呆愣愣地蹲在远处,这一刻他想的居然不是自己没能成功升迁,而是赵眭漫不经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想把他的那层表面撕下,想看看他情难自禁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“小程,回个神,以后你干的事可就多了!干得好老大肯定不会亏待你的!”

    金哥看程右一副貌似被吓到的样子,上前把他扯起来,哥俩好的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赵眭重新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原主身体因为早年的打斗落下了病根,这次旧伤添新伤,赵眭下楼一趟都无比疲乏。看着身上快消失不见的薄肌,赵眭还是决定恢复从前作息,一直被他人保护邀功的感觉可不太好。

    【宿主,您打算什么时候把男主带到身边呀?不在您身边男主得奋斗到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抱负啊?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