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德小说网>玄幻小说>吹笛人的挽歌 > 章一、为了和平共处我们来自相残杀吧〈二〉
    nV孩点点头,感觉没有哪里不对,直到男孩一副拍板定案的样子、说走就走时她才慌乱的叫着:「等等等......等一下啊!你不是说会有被杀的危险吗?」

    「那是因为你只有一个人啊,加上我就不一样了。」男孩没有停下脚步,语气间充满自信,nV孩听起来却完全没个底。

    「你这样要我怎麽放心啊......」虽然nV孩小声的嘟囔,却没有再挣扎,或许是默认了男孩的行动、也或许是觉得自己就算挣扎了也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不管nV孩是怎麽想的,男孩都没有停下脚步,他维持着不快不慢的步伐,双眼警戒的四处张望,略显紧绷的背脊彷佛为遇到危机时的瞬间爆发而随时蓄力着。

    「呐,你的名字......是叫什麽呢?」伏在男孩背上的nV孩像是想到了什麽一样的问着,正值青春的男孩被这麽一个耳边轻语给震得抖了一下,这一震连带着点醒了他自己是在抱一个同样青春的美少nV,感受着手臂上柔软的触感,男孩警戒的眼神和紧绷的背脊瞬间都松了。

    「别问了,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。」男孩深知这货现在对自己是nV的这点深信不疑,要是反应太激烈绝对会出问题,只好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温润与痛苦,嘴上也像是敷衍了事一样随口答着。

    「有的喔,你应该是有名字的,我、还有大家都有,所以你应该也有喔?」nV孩顿了一顿,然後心血来cHa0的开始自我介绍:「我的名字叫做倪,如果能友好相处就好了呢。」

    男孩在听到nV孩的自称後停下了脚步,目光迎上困惑的倪,看着他一闪而逝的情感波动,倪瑟缩了。

    「意思是......我跟你们,并不是一样的吗?」

    倪颤抖着,男孩的眼神空洞的令人恐惧,彷佛视线多驻足一秒便会被x1进去一样,nV孩慌忙别开了视线,用惊慌的语调安抚着男孩:「不、不是的!大家都忘了,只是每个人身上都有写着字的纸片,所以才把那当名字的......」

    见男孩沉默不语,倪慌乱的伸手m0进男孩西装上衣的口袋,像是要证明什麽一样拿着一张从中cH0U出的纸片慌乱的叫着:「你也有、你也有的,你的名字叫做芊!好吗?你的名字叫做芊......」

    几近哀求的语调,倪不敢看此刻芊的表情,她眼眶涌满惊吓的泪水。

    「芊......芊......芊?」毫无生气、让人感到冰冷的呢喃,芊慢慢的开始移动脚步。

    在这座森林中,有棵非常突出的巨大树木,光树g就需要数十人合抱才能勉强构着,蔓延纵横的枝桠更是直接遮住了天际,无数动物以这棵大树为居住点,这棵大树,可说是由粗枝nEnG叶构成了一个世界的大小。

    树荫下,倚着一男一nV,男的有着整齐清爽的墨绿sE短发、浅褐sE双瞳,带着略粗黑框眼镜,穿着短袖T恤与短K;nV的一头白金sE长发用了皇冠状的吊饰绑成了马尾,藏在黑sE细框眼镜的是一对血红双瞳,穿着黑sE男式执事装。

    两人b肩站在树下,两双同样锐利的双眼注视着眼前的森林入口,而那里也站着两人,两个除了身高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。

    两人银灰sE的短发在树荫下的微光中发亮着,金sE瞳孔一双毫不畏惧的回瞪着树荫下的两人,另一双却畏惧的垂下,明明穿着一样的黑sE斗篷、有着同样邪魅的五官,但两人给人的感觉却全然不同,一个锋芒毕露、b起来另一个却内敛得过份。

    「姑且问个愚蠢的问题,你们是兄弟吗?」绿发男孩沉声问着,明明是一个单纯的问句,却散发出一GU让人慑服的气势。

    「愚蠢的问题,回答也同样愚蠢。」较高的银发男孩嗤之以鼻,短短的语句里讽刺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两个银发男孩是在刚刚才到达巨木的,b起树荫下的两人到来的还要更晚,两人刚抵达时原本气氛还算是平和,但随着高的银发的一句话,绿发男孩友善的双眸顿时变得肃杀,白发nV孩微微皱眉,原本佯装出的平和气氛转眼如玻璃般碎裂。

    真是难听的〈笛声〉。